imtoken钱包官方:Vitalik:以太坊不能只有DEFI,如何加速其他领域发展?

147小编

你可能会问,右上角的图里是什么更有意思的事儿吗?瞧,可追溯公共物品募资已经在发生了。我想就在两天前,他们悄悄发布了支持赞助 EIP1559 协议的 NFT。有一个小组制作了个 NFT,打算拿来销售,而全部收益…… 大家可以自己看一下截图,看到了吗?是的,我设法刚好截下了视频里的这幅画面。

所有的收益都归实现 EIP-1559 协议的人。这也是一个有意义的实验,给 EIP1559 协议的贡献者追溯奖励。另外这个是,来自 Optimism 团队的可追溯公共物品募资实验。我确信有很多东西都值得今天进行追溯奖励。

另一个有趣的例子是 ZK-SNARKs。这是一项我们真正依赖的技术。有很多聪明人,比如 Eli Ben Sasson 和他的 StarkWare 团队便是其中一个例子。还有许多学者和各类组织也付出了艰辛的努力,有一些甚至努力工作数十年,一砖一瓦地建立起了如今让 zk-SNARK 得以实现的技术。你也许会使用 PLONK,PLONK 是由 Aztec 团队开发的,而 PLONK 的基础是多项式承诺。还有 Kate, Zaverucha 和 Goldberg 创造的 KZG 承诺。而这些都是建立在椭圆曲线的基础上。椭圆曲线又是由其他学者们 30 年前创造的。而零知识证明自身,则是理论密码学历经 30 年慢慢发展出来的理论。此后有人在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发明了 PCP 定理。

瞧,所有这些人都曾付出努力,我们如今认识到,这些杰出的工作绝对是让数千亿市场成为可能的关键。在一个理性的世界中,为最终有价值的事物投入数十载生命的人应该得到奖励。因此,可回溯公共物品募资也背负着许多承诺。我认为对加密领域来说这是个有意义的想法。因为加密领域关心机制设计的实验。因此,让我们寻找更多的公共物品,对其进行可回溯的资助。耶,我们能够创造公共物品之神。

那么要点是,以太坊生态系统必须要拓展,超越"造钱生钱"。某种意义上,如果只能狭隘地 DeFi 复 DeFi,那就只能如此循环往复、没完没了,就会让 A16Z,Z32W 或者 AK47 之类随便叫什么的基金无休无止。你就只能通过收益农场来赚取代币收益,和其它由这些代币组成的金融衍生货币。

而这另一件事则是,基于稳定币的流动性挖矿代币预测市场,对 Layer1 和 Layer2 来说尚且有价值。然而一旦来到 Layer3,就会有点问题。一旦到了 Layer6 就增加了金融动荡的机会,和整个体系崩溃的风险,就可能激怒一些监管当局,对吗?所以,让我们不要只做 DeFi.

它已经发生了,但我们还可以做的更多。超越 DeFi 并不意味着反对 DeFi。所以我其实认为最好的应用,最有意义的以太坊应用将会把金融和非金融因素融合起来。一个简单的例子是 ENS。ENS 费用固定,要在去中心化网络中实现费用固定,你要么需要稳定币,要么需要价格预言机。ENS 本身的域名注册需要钱,也就是货币。货币是 DeFi 最基本的形式。

如果我们想要得到某种适度去中心化的内容 DAO, 也许就需要有激励,而激励也许需要用到某种代币,对吗?所以,融合了金融元素,但又不仅仅以金融本身为目的,而是把它用作一种工具,来实现非金融的目标,让最终效用得以实现,我认为这样的应用才是未来。

那么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把账户,比如以太坊账户,转变为成熟的档案。所以我才提到验证的生态系统,以太坊登录,以太坊社交,我同时也一直切实地研究钱包的社交恢复、多签钱包,以及更好的安全技术。这样一来,假如你房子着火,那 24 个助记词烧没了,也不会失去所有以太币,或你的线上身份。

别只谈论 DeFi,也谈谈 DeGov,二次方融资,二次方投票。我看到 GitcoinDAO 用上了二次方投票,非常赞。关于可追溯融资是否可以用于其它地方,我认为确实是值得思考的问题之一。有很多我们能够做的事情,对吗?让我们开始建设吧。让我们做更多的实验吧。也许几年之后,我们将会有很多的确令人振奋的事情可谈,能够为各种人提供各种多样化的实实在在的价值,而且不仅局限于以太坊生态,还会超越它。谢谢。

[Audience 1]

感谢你的演讲,非常棒。你提到可追溯公共物品融资,请问你怎么在一开始的时候设定基本奖励呢?你觉得它是否更像是 XPRIZE 的等价物?或者其它类似的东西?请问你是如何考虑的?

Vitalik

我觉得 XPRIZE 是一个好例子。但我认为重要的地方在于,这个机制必须要能够让奖励持续,奖励必须持久,这样人们才能愿意在新领域内启动新项目,因为他们能预料到假如自己取得成功,将来某天就可以得到奖励,对吗?

XPRIZE 等现有的奖励项目,倾向于针对非常具体的目标,我觉得这也不错,有它的价值。但我也想要看到市场或人们的独立决策,不仅只是围绕具体问题的解决方案,也能关注那些需要首先解决的问题。

如果你想出来某个人们今天还没有意识到其价值的东西,五年之后它才变得有价值,那么你也应该能够得到奖励。所以我认为现在做的这些关于奖励的努力和思考绝对是一个好的开始。

但我想更进一步地推动它。至于由什么样的机制来决定如何分配奖励,我认为这是特意留出来的一点想象空间,这个问题的完美解决方案也将是治理问题的完美解决方案。

社区还远远没有解决治理问题的完美方案,对吗?所以我们的确需要保持谦逊的态度,着眼现实,进行实验,不断迭代。从简单的事务入手,看看进展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改进它,看看它如何与现实世界相碰撞。

[Audience 2]

你好 Vitalik,我觉得与其取关金卡戴珊,不如给她提供一些能让她加入社区的方法。比如,她有数不清的衣服。我知道咱们中间有些时尚人士。昨晚我还跟他们一起玩儿来着。我也知道 Vinay Gupta 在搞 Mattereum,也许比方说把她的衣橱代币化,给那些衣服增加价值。这样我们就能用代币价值来看待这些衣服,而不是… 因为这么做对女性很有价值,尤其是,我来自德克萨斯,我们对衣服都很看重。所以与其取关她,也许我们可以邀请她加入,给她不同的选择?

Vitalik

那样也很棒。我觉得一个前提条件是,我真的希望这些 NFT 不仅能让名人自己受益,也能找到某种方式让更广泛的社会受益。就比如,假如她制作出来个 NFT,大部分的,这么说吧,比如一部分收入捐给慈善。这样一来就能为一些真正了不起的事情提供资金,让东南亚或者非洲的穷人受益。这样的话就了不起了。那我将第一个就取关这件事发布一些官方声明。所以,如果能有那样的事儿,就非常愉快了。谢谢。

[Audience 3]

你好!在完成实施 ZK-Rollup 扩容方案,通过若干步骤检查之后,以太坊将达到我们大家都希望的水平,我想,它不是治理引起的问题,所以用某种办法把控制权拿回来,因为我今天听说了关于身份识别的演讲,只是有一个问题,它是一条私有链,加上不需要指名道姓的识别。但是如果你拿其他数据库来,基本上是把所有东西放到一起就行了,也许会出现隐私问题,然后……

Vitalik

嗯,我觉得有一两个地方要指出,一个是,我认为假如这些事情在公链上而不是私链做就更好了,这样就不只是一小群人能用,而是人人都能用。

然后是隐私问题,我认为不用区分私链还是公链。因为一个设计良好的验证系统里,不应当将私人的识别信息放到链上。

它应当至多是把私人识别信息的哈希值放到链上。如果你想向其他人提交证明,那么只要哈希值能够吻合就行。有了零知识证明你就能够做到。只要你不把那个证明发送给某个人,他们就看不到那个哈希值究竟代表什么内容。它只是一些随机的数字,对吗?

所以我认为,私密地设计这些系统肯定是重要的。而我之所以希望以太坊社区在设计这些系统时积极参与的原因之一,是因为如果系统设计不好的话,比如其他一些什么人,技术理解非常有限,带着非常狭隘的盈利动机的人,就会设计出糟糕的系统。那就很不幸了。

当然接下来的挑战是,这些系统是否有某种去中心化治理机制,如果治理变得腐败了怎么办,这是真正要关注的问题。直到今天我还很担心这件事,对吗?我担心如果许多这种 DeFi 治理代币,如果有五个或者十个人就能控制一半的供应量,那该怎么办?但系统需要进一步加以强化,更能抵御攻击,甚至有可能进行限速,把它们设计成只能慢慢地进行改变,增加更多种类的安全防护措施,更多样化的利益相关人,像这些事情都也许是我们要关注的,要多加考虑。

[Audience 4]

你好 Vitalik,科研领域是能够通过可追溯融资来提供资金的一个好用例。例如,可以给出版物的影响力因子和其它微观贡献追加价值,比如同行评议,这些领域通常没有进行经济价值的衡量。我想知道你对此的看法。另外,你认为该如何将它与预期的资金进行整合?因为科研的问题就在于是否有钱来启动项目。

Vitalik

我认为科研是非常好的例子。实际上,眼前就有一个例子,也就是新冠疫苗,对吗?我想新冠疫苗已经为人类提供了数万亿美元的价值,就在当下,它让我们能够更快地度过新冠疫情。

如果你去看看政府投入资金的总量,似乎并没有多高,对吗?这里几十亿,那里几十亿。感觉好像人们只是卡在循规蹈矩的标准程序模式里,没有认识到这能带来多么巨大的利益,而只是觉得需要抛开一切障碍,全力投入其中。是的。

这就是个例子,我想那些担负起责任的人,投入艰辛的努力研发疫苗的人,他们应当得到很好的嘉奖,如今我们已经非常清晰地认识到了这一点,如果没有他们,数十亿人的生活就会在一整年里显著恶化。

我想很多其他种类的科学肯定也是相似的,尤其是医学研究,好的医学研究有可能改善很多人的生活。我的意思是,对我个人来说这也很重要,因为我也是个希望能长寿和对抗衰老的人。我真的相信,有了正确的医学研究,四十年之内就有可能看到人们普遍健康地活过一百岁。

这些事情都有可能提供真正巨大的价值。但是现在,真的没有任何东西在鼓励人们去做这种艰难的工作,就像能带来良好结果的上游市场五步策略那种,对吗。所以我认为它很重要。

另一件事在学术领域也很有意义。在学术领域经常有这种贡献网络,对吗?我对生物医学不太熟悉,但是在密码学领域,正如我已经提到的,ZK-SNARKs 所依赖的代码,它们依赖于椭圆曲线配对理论,它们依赖 KZG 承诺,它也依赖于椭圆曲线配对,而这些曲线依赖于算数化,依赖于 PCP 定理。存在着这么一张二三十年前完成的重要事物构成的关系图表。要弄清楚如何真正提取出图中的要素,我的意思是虽然学术界有引文图表,真的也不错,但是要设法让这个模型更强大、更健壮,要能够拓展到其他领域里。我想这些真的是有意义的问题。

[Audience 5]

你好 Vitalik,我只是想告诉你,因为你多次谈到了验证问题。我们今天刚宣布开通了以太坊验证服务。它是一个公共物品,一个开放的协议。它是个注册表,供任何想在区块链上进行任何验证的人使用。它也可以进行模式验证,有一个模式注册表。你谈到的很多东西都有可能用到它,它是免费的,开放给所有人使用。没有代币或者盈利的动机,欢迎你去看一看。

Vitalik

太棒了。我建议你们跟社区合作,看看能不能将现有的验证、人类证明、POAP等,事实上把所有东西整合到一个框架里去。那就太赞了。